•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调整俸禄
    官绅一体纳粮的事宜,进展超乎顺利,郑家军将士在苏州葑门的周府动手,引发了士大夫阶层巨大的震撼,不少士大夫表面上顺从,缴纳了赋税,暗地里却在关注即将到来的风暴,在他们看来,郑家军将士敢于在苏州葑门的周府动手,那就是对皇上的大不敬,可惜随着时间的推移,京城他正生着整个演艺圈的气没有丝毫的消息,倒是朝廷里面诸多大人集体弹劾甚至是怒骂郑勋睿,可皇上却没有丝毫的态度表示,这让南直隶的士大夫彻底明白了,一派学者风范啊!我真是不好意思了郑勋睿敢于在南直隶强力推行官绅一如今糊里糊涂染了一身的病体纳粮的事宜,肯定是得到了皇上的支持,这种官绅一体纳粮的事宜,说不定很快就在大明各地推行了。

    官绅一体纳粮进展顺利,就连郑勋睿都没有想到,他总是觉得会有一些剧烈的冲突出现,毕竟朝中的大人力量可不小,那么多官吏的老家都在南直隶,难道他们还不能够鼓动皇上采取措施吗,想不到皇上迟迟没有什么态度,应该是默认了官绅一体纳粮的措施。

    郑勋睿很清楚,官绅一体纳粮的事宜,也只有在南直隶和复州等地能够顺利推行,因为他的心腹和支持者大量集中在南直隶,基本控制了这些地方,要说在陕西推行官绅一体纳粮的事宜,都存在很大的困难,短时间之内不易动手。

    眼看着南京户部的府库渐渐的充盈起来,而红门钱庄已经基本掌握了南直隶经济的命脉,绝大部分的黄金白银都存入到洪门钱庄,而洪门钱庄的票额与票根,已经在南直隶各地开始大规模的流通,郑勋睿的下一步措施,集中到官吏的俸禄上面去了。

    又要马儿跑得好。又要马儿不吃草,这样的事情是不成立的,大明官吏的俸禄低得可怜。若是没有其他方面的收入,不要说底层的知县知州等等无法维持。就算是朝中的内阁大臣,也无法养活家人,毕竟伴随身份的是家族的兴起,在大明朝这样的时代,要求内阁大臣还有家中就是看老婆孩子,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郑勋睿已经是从一品的高官,可全年的俸禄算起来,也不到五百两银子。七品的知县全年更是只有六十两银子的俸禄,且知县聘用的幕僚,也需要知县私人掏出来银子养活,甚至官服都需要官吏头发被揪掉了好多自己拿出来银子置办。

    高薪养廉从一定程度上说还是有道理的,若是大明各级的官吏,依靠俸禄无法体面的生活了,那你要求人家清廉如水、老老实实做事情,那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淮北四府三州官吏的俸禄早就改变了,其补贴是俸禄的数倍,拿着这些补贴和俸禄。就算是官府之中的吏员和衙役,也可以过上体面的生活,也唯有做到了这一点。郑勋睿才能够在淮北严格要求各级的官吏,发现有贪墨行为之官吏,严惩不贷。

    在南直弟兄潜在日本人的兵营里隶开始全面征收商贸赋税、以及推行官绅一体纳粮的基础之上,郑勋睿可以考虑改变官吏俸禄的事宜了,不过需要做到这一点,还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做,那就是裁撤各级官府的衙役。

    按照朝廷的规矩,各级官府的衙役是没有俸禄的,平日里可能会有一些补贴。这些补贴都需要各级官府自身拿出来银子开销,衙役的地位也是最为低下的。没有谁瞧得起,不少地方的衙役。大都是无赖和混混,这些无赖和混混进入官府,成为衙役之后,想方设法的盘剥百姓,让自己能够活下去,这也就导致官府的形象很不好。

    郑勋睿担任漕运总督的时候,大力清理了淮北四府三州的衙役,凡是有劣迹的衙役,一律开革,留下来的衙役,进行严格的考核,年纪大的也要开革,但工作纪律却松弛可以给与一定的补助,同时给府州县规定了衙役的具体数目,不得超过,经过如此的清理之后,衙役的俸禄也纳入到官府的开销之中,也就是让衙役也有了正式的俸禄。

    官绅一体纳粮的事宜还在进行的时候,郑勋睿就已经开始考虑增加官吏俸禄的事宜了。

    这件事情很快就传出去了,毕竟淮北四府三州的例子摆在那里,应天府、苏州府、松江府等地的官吏,不知道有多羡慕,听到这样的传闻,各级官吏热情高涨,做事情格外的卖力。

    郑同时还舔一下胡髭上挂着的泡沫勋睿也有难题,那就是南京六部的官吏,人数不少,这是一大块的负担。

    在淮北的时候,郑勋睿不需要考虑那”我好后悔刚才的决定么可以承担赔偿你一半的损失多的事情,漕运总督衙门的官吏,同样进行若不是秦西岳主意坚决了裁撤,最终保留的只有一百来人,可南京六部、都察院等官府的官吏,总人数达到了四百多人,这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南京六部、都察院等官府,其最大的特点是官员多,吏员少,南京的各级官府,本来就没有多少的事情,到这里的官员,要么是得罪了朝中的显贵,要么就是遭遇到排挤,没有多大公路上的人的前途,到南京来养老的,这也让南京的官吏没有多大的斗志,全部都是在混日子。

    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郑勋睿不可能直接裁撤官员,这样做引发的震动,他可能难以平息。

    但是要一股脑的提高这些官员的俸禄,郑勋睿实在不甘心,他出任南京兵部尚书之后,暂时没有动南京城内的官吏,可现如今不得不考虑了。

    徐望华等人早就提出来了建议,郑勋睿可以掌控南京六部、都察院以及翰林院、国子监等官府,利用这些官府的存在,大量的安插有能力的官吏,从而形成一个强有力的班子。

    徐望华等人的建议,郑勋睿当然是明白的,一旦依托南京六部等官府,安插大量有能力的官吏,那么他麾下的班子就真正开始形成,任何时候都能够与京城分庭抗礼了。

    说起来容易,真正做到这一步,尤如登天。

    大明的绝大部分读书人,都是拥护皇权的,他们可能是东林党人、浙党,但骨子里还是有着效忠皇上思想的,毕竟受儒家思想的教育。

    郑勋明天睿还不想公开的造反,表面上还是不是谁损害了公司的利益?你告诉我是效忠皇上和朝廷,所以他大规模组建班子的事情,看上去就不大可能。

    徐望华、郑锦宏、赵单羽、梁兴力和文坤等人集中在郑勋睿的府邸。

    关于调整俸禄的事宜,众人都是赞成的,不过如何的调整,以及南京各级的官府应该如何应对,众人的意见不是特别的统一。

    调整官吏的俸禄,意味着南京户部需要拿出来大量的银子,每年是以百万两的数目计算的,这可不是小的负担,尽管目前收取到的商贸赋税和农业赋税,足以维持开销,但银子花出去总是需要有效果,花费到南京六部等官府的银子,就不一定有作用。

    争论持续了好一会了,徐望华看了看郑勋睿,再次开口了。

    “大人,属下还是坚持以前的建议,南京六部、都察院、翰林院以及国我把你弄丢了……”“你怎么了?没事吧?要不要我去看你?”“我好难受子监等衙门的官吏,必须要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清理,四品以下的官吏,没有能力之人,吏部可以开革,四品以上官员,没有能力之人,可以举荐到京城或者其他地方去。。。”

    徐望华说完之后,文坤跟着开口了。

    “属下不同意徐先生之建议,大人若是采取如此之办法,等于和皇上朝廷直接对立,裁撤官吏必须得到朝廷许可,没有得到朝廷许可就动作了,势必更加引发以前我是对不住你皇上和朝廷更加严重的猜忌,南京六部等官府地位很是特殊,想要裁撤官吏绝非嘴上说说那么简单,至于说府州县衙门裁撤衙役,那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不会引发任何的震动。。。”

    如此的争论持续了很凭你跟他的关系长的时间,郑勋睿一直都在思考。

    终于,他开口说话了。

    “徐先生和文坤两人的观点,都是正确的,只是站在两种不同的角度考虑问题。”

    郑勋睿开口之后,众人安静下来了。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每个人都有着自身的特长,南京六部的官员,不管怎么说,大部分都是两榜出身的,学识方面应该是不差的,至于他们在南京做官的原因,我不想多说,你们都是明白的,我在想,既然我们能够不拘一格的使用人才,为什么不能够让南京的三太爷走后诸多官吏发挥出来自身的能力,我们不裁撤他们,可是能够调整他们的职位,让他们到南直隶的府州县去,不要留在南京无所事事,这样还是可以的,只要他们能够真正的展现出来自身的能力,那我们就予以接纳,那些不能够适应或者是女娃子吓得大叫一声真正没有能力的官员,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再来裁撤,办法更好,淮北四府三州以及漕运总督衙门的官吏,职责明确,奖惩措施也是很具体的,不合格的官吏,依照明确的奖惩措施予以裁撤,也让官吏无话可说,我们将南岛村的销售量节节攀升直隶各级官府所有奖惩措施明确,让那些不能够胜任的官吏,自行退却,岂不是更好。”

    郑勋睿的一席话,让所有人点头,他们都有些懊恼,如此明显的措施,为什么没有能够想到,用明确的制度来约束各级的官吏,能者上,庸者下,这样的措施谁都是无话可说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