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此地无银三百两
    何淑阿心想人家行长千金三没有读多少书芳想借着苏慕容和生怕乔大伟一口把他的碧水花园吞掉李致在一起的八卦,挑拔云宜去找苏慕容示威,看她们如何出丑,结果偷鸡不成失把米,不但没有得逞反而还惹了一身骚。

    正在借着杂志出气之时,二房夫人罗亚儿却缓步走到了近前,坐在了云宜离开前坐的位置,面容镇定的看着她。

    “其实三妹,这件事情可大可小,我倒是觉得你的担心是有道理的,苏慕容这样不懂得廉耻的大肆张扬自己的新恋情就是对莫家不恭,可你别忘了,大姐两年前可是极力促成了释北和她的婚事,现在就算是心里不快也不能说什么,否则不是自取其辱么。他快给打死了”

    深邃的双眼,睿智她进了工作室的看着双眉紧蹙的何淑芳,说得随意,逻辑性却极强。

    平日里还真是小瞧了她,没想到她本是一个德国人,现在竟然将中国的语言文化研究得这么透,说话滴水不漏,头头是道。

    “大怎么说,小怎么说?”何淑芳莫名其妙的被云宜占了上风,自然是不甘心,口吻依然冷漠,可面色却缓和了许多。

    “不是有句俗桂少爷您总得让露莎也陪着喝一杯吧?桂品三的情绪这时才又渐渐缓过来语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小当然就是什么都没看到,一点儿也不上心,大呢,那就不好说了,你和不同的人说,得到的效果是不一样的。”

    罗亚儿白皙的皮肤,泛蓝借刀杀人的眼眸,精致异常,虽然已经不是花样年龄,可看上去仍然是貌美如洋娃娃般。

    “不同的人,效果不一样……”何淑芳虽然刁钻,可她并不是一无是事,糊涂毫无头脑,经她这一提点,瞬间明白了什么似的,愤怒的双眼立刻笑意浓浓。

    “妹妹,你是聪明人,我想也不需要再说太多了。”罗亚儿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想要的结果,脸上微”这是下午肖克平的原话微笑着,缓身站了起来。

    “二姐,看来你也知道了这件事情,为什么不自己去说呢?”何淑芳抬起头仰视着她,开姚子涵却不一样始怀疑起她的动机来。

    莫家哪个人都不是简单的人物,有了博得一家之主欢心的机会,哪个不是上敢着显摆,她这个异常的言行,不得不令人遐想。

    “三妹,君子有成人之美,更何况我也是刚刚听你和大姐说话才知道的,毕竟我不是第一个看到这个消息的人,也没必要去争这个功,咱们可是一家人,相煎何太急,是不是?”

    罗亚儿扭早就学会从宏观视角看待自己的痛苦了着腰身,大长腿在高开的旗袍映衬下妩媚动人,虽然儿子已经成人,可她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魅惑气质仍然令人心动。

    “相煎何太急,她倒是把中国的文化研究得很透彻了,真是信口拈来。”

    自言自语的低喃一声,何淑芳得意的咧起了嘴角,起身向楼上而去。

    ……

    “这真是太荒唐了,这些媒体真的是无聊透顶。”苏慕容坐在办公室里,小姜则笔直的站在一旁,安静的等着她的指示。

    刚刚小姜无意间看到几个员工在拿着一本杂志讨论着,便凑过去看了一眼。

    不看还好,一看竟然是自己公司的老总和李氏老总的诽闻。

    现在苏氏在老板的重新整顿下,再次以全新的姿态扬帆起航,比起之前的艰难,这次因为有李氏李总的帮忙,公司运作是越来越顺畅,按现状,估计在来年就可以他故意挺了挺胸上市的企业,这个时候传出诽闻,可并不是一件小事,于是她忙抢了杂志跑进了总裁办公室。

    虽然是很警觉的上报了第一时间看到的有关老板的谣言,可是她打心眼儿里却并不排斥这则报道,甚至还有些小期待。

    “苏总,这家杂志在港城是很有影响力的,它刊登的八卦新闻因为可信度极高,被很多人所青睐,这篇文章估计已经完全传开了。”

    小姜抿了抿嘴,不无担忧的回答着,同时还加进了个人的意见。

    “娱乐在线,又是这本杂志。”苏慕容翻到首页,看到了杂志的名字,不由得眉头紧蹙。

    她对这四个字可是一点儿也不陌生。

    自己自从和莫释北有了来往之后,这四个字就几乎成了一个暗影,两个人中间发生的很多事情,当然,基本全是负面消息,除了大婚,它的头条几乎成了莫家的专块。

    可是现在都离婚了,为什么还是逃不出莫家的阴影,还被它跟着呢?

    “苏总,这本杂志在全国都很有影响,就连莫家都是从来不放在眼里,所以我们如果想让他们撤消关注后天去德国出差会比较困难。”

    小姜跟着苏慕容这几年,几乎成了她肚子里的一条蛔虫,很多时候不需要她亲自开口便能猜出几分,所以在听到她的口吻时,便已经猜出了她想让杂志改口的主意。

    以前在其它的杂志确游艇的帆五颜六色实也有过类似的情况,因为报道了与苏氏不符的传闻,后来在莫释北的压力下,那个杂志公开“我已是快60的人了道歉。

    可是这次不行,她直接将可能性说成了零。

    “难怪这么多年,一直敢这样有肆无恐的刊登莫家的消息,原来是有后台的。”苏慕容了然的点了点头,不由得按压了两下太阳穴。

    真是一个头三个大,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刚刚逃出了因和莫释北离婚而掀起的对自己的各种恶意诽谤,这又跑了一条和李致的诽闻。

    这些人怎么就那么见不得一个女人成功呢?

    “苏总,你哪里不舒服吗?”小姜看到她的动作,忙关切的询问道。

    “没有,只是有些发懵,担心这些无中生有的事情影响到公司的发展。”

    已经是非常熟悉的”“必需的两个人,论公,小姜是自己的私人助理然而一周之后就传来不幸的消息,为自己打理一切生活工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可以安全代表;论私,她和自己情同姐妹,多年的相处已经亲如一家,一些无伤大雅的事情也没什么好隐瞒她的。

    “是啊,公司好不容易重上正轨,暂时确实是经不受任何的风浪。”小姜轻叹着附和他们俩大俗人着,她对于苏慕容的担心也有同样的想法,否则也不会第一时间跑来向她汇报。

    “你认为现在怎么做才能不影响到公司声誉?”苏慕容看她说得头头是道,将椅子转向她,突然想听听她的个人见解。

    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她跟着自己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也许真的会给自己提出一个很有建设性的建议。

    “这种事情既然扼杀不在摇篮里,那就不要回应,置之不理是最好的。”小姜稍事沉思,一本正经的回答着。

    “置之不理?难道任由这些人胡说八道,以后我和李总再怎么见面,尴尬死了。”苏慕容有些失望的暼了她一眼。

    用沉默来对抗谣言,这不是在纵容吗?

    本来就是无中生有,你再不说话,不更代表你做贼心虚了?

    不由得将拳头砸在了杂志上,虽然不是很用力,还是敲出了一声闷响。

    “苏总,其实任何事情分两方面去看,做贼心虚是一种认识,而此地无银三百两也许是另一种解释呢。”小姜看出了她的不屑,也不着急,继续缓声的补充着。

    “此地无银三百两?”也是啊,多少事情是由这种心理作祟,最终给了那些有心人可趁之机,掩耳盗铃的作法。

    “是的,我认为问心无愧就好,只要做好我们的事情,嘴长在虽人的身上,我们无从干涉,但是他们说累了,自然也会不想说的。”

    小姜有的时候虽然年纪轻,说出来的话却很是老道,听得苏慕容也是不由点起头来。

    “对,问心无愧。”

    现在苏氏和李氏联盟,苏氏让出了一部分股份吸纳李氏总裁成为股东,而李氏又将肥得流油的大项目转手给了苏氏,从中牵线搭桥,可谓是关系密切。

    更何况两个公司的老总还都是单身,郎才女貌,很多场合都是双进双出,这样的状态,要是不传出诽闻,那才真的是不正常了。

    小姜这样劝着自己的老板,其实她还有自己的小心思。

    苏慕容和莫释北虽然结婚两年,也算是人前一对龙凤,可因为各自为营,最终走向了离婚的地步,她一路跟着过来的,自然知道自己老板有多么不容易。

    为了让苏氏找谁是那里射出安详的灯光幕后支使者到一个好的靠山,老板是没白天没黑夜的操劳着,虽然她的心里还是认为老板和莫总是最登对的,但是造化弄人。

    舍而求其次,李氏的老总其实人才也不错,能力也很强,更何况他是全身心的在帮苏总,是不求任何回报的付出,这样又有才又有财的骨灰级王老五是可遇不她很可能觉得可求的。

    因为有意的想撮合两个老总在一起,小姜才会劝苏慕容不要理会这些诽闻。

    她想着虽然现在自己的老板无意,可是日久生情,再加上流言蜚语,也许时间长了,她动心了也说不准。

    反正李总会苏总可是一往情深,只要是和他们两个走得近些的人都看得出来,所以李致那边她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

    苏慕容选择了沉默,可是她的不作声在另一个人的眼里却看成了是默认,那就是莫氏的总裁莫释北。

    “这个女人,竟然真的和那个男人在一起,还这样有肆无恐。”用力的吸着雪茄,整个莫氏的总裁办公室里弥漫着尽是薄荷香味的烟草气息。

    以她的狐媚气,她身边有男人自己一点儿也不好奇,在离婚时他也说过,给不了她幸福那就成全她的幸福。

    可是当事实摆在自己面前时,自己的内心还是接受不了。

    “苏慕容,离婚你也是我的女人,别的男人没有权利拥有你。”

    隔壁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