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绞杀
    (感谢读者大大080327190929183、123996和稻草人投这辈子我对不住她出了宝贵的月票,拜谢了,谢谢支持我的读者大大。)

    申时,斥候再次进入中军帐。

    流寇进攻的时间已经持续了五个小时。

    从斥候禀报的情况之中,郑勋睿和杨廷枢都察觉到了,泽州州城的军士已经无法抵抗了,城破在即,奇怪的是老回回麾下的流寇,并未发动全面的进攻,难道说济源失守的消息,老回回已经知道了,在开始做其他的准备了。

    不过这种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的,若是老回回知道济源失守的消息,肯定会停止进攻泽州州城,率领大军朝着泽州方向、或者是潞安府方向撤离的,老回回基本不会选择朝着平阳府的方向撤离,因为这边紧靠着陕西延安府,存在巨大的危险。

    唯一的解释,就是老回回能够沉住气,等待城池即将攻破的刹那,指挥流寇发动最后进攻,不得不说老回回有了巨大的自信。

    “报,流寇发动总攻了。。。”

    “刘泽清,率领将士发动攻击,不要手下留情,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老回回脸上带着笑容,他身边赫然是顾君恩。

    顾君恩是李自成的谋士,在义军之中身份不一般,来到了老回回的身边,看样子义军的确是有大动作了。

    “顾君恩,你说义军拿下泽州城之后,马上就朝着洛阳府城的方向转移,到时候闯王是不是已经拿下洛阳府城了。”

    “我认为没有问题。闯王麾下八万军士,拿下洛阳绰绰有余,闯王和将军会和之后,迅速朝着湖广方向而去,一定能够开辟出来一片天空的。”

    老回回微微点头。

    “还是你的这次建议不错啊。义军的流动性不要太快了,每到一个地方,都需要尽量多逗留一些时间,熟悉周遭的环境,以前义军就没有注意这些,每到一处。匆匆离开,对周遭环境不熟悉,遇到官军的围剿,往往是吃亏的。”

    “将军说的是,车箱峡之战。义军险些被官军悉数剿灭,那个时候,闯王和八大王就在思考了,如何熟悉周遭的地形,车箱峡之战不能够继续出现了。”

    老回回突然想到了什么,扭头对着顾君恩开口了。

    “你说说,陕西的郑屠夫会不会插一脚啊。”

    “将军放心,郑勋睿就算是想着插一脚。也没有机会的,没有朝廷的旨意,他不敢乱动。前两日得到的情报,洪承畴率领大军,已经抵达太原府城,我一直都在思考,洪承畴为什么会离开湖广,进入到山西境内。看样子将军拿下泽州州城之后,还是要迅速离开山西。和闯王会和之后,进入湖广境内。湖广粮食丰足一些,对于义军的发展是有利的。”

    “不错,义军已经发展到二十余万人,就算是洪承畴想着围剿,也没有那么容易了,上次的战斗,已经让洪承畴吓破了胆,不可能毫无顾忌了,再这个厂的每个配方都是经过深入细致的研究开发出来的说只要我们掌握到了准确的情报,就可以对官军也展开反攻。”

    顾君恩点点头。

    老回回和李自成之间,已经达成一致认识,至于说在四川的张献忠,发展不是都不算新鲜特别顺利,主要是秦良玉有些厉害,其麾下的白杆兵,更是有着不错的战斗力,也不知道大明是怎么了,一个女人居然超过了诸多的男人,带出来一支强悍的军队。

    老回回和李自成达成共识,张献忠也只有服从,顾君恩早就意识到了,张献忠是不会完全服从老回回和闯王的,可如今的形势之下,义军对这种情况只能够视而不见,最好的应对办法,就是老回回和李猛地向面前的电视机砸去自成的大联合,让张献忠不敢乱动,只能够服从,当然今后如何的发展,谁也不敢保证。

    四万军士全部都发起了冲锋,已经有军士冲上城墙去了,南门也被拿下,攻陷泽州州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想到能够从泽州城内获取到大量的补给,老回回就抑制不住高兴的情绪,毕竟钱粮是义军支撑下去的基础。

    顾君恩谈到的思路,对于义军来说,还显得遥远,顾君恩的意思,是利用大明朝廷内部命令迟缓的缺陷,最大限度的发展义军,当义军扩充到一定的程度,接下来就是占领城池,拿下地盘了,而顾君恩看中的地方,居然是四川。

    四川地势险要,被称为天府之国,拿下整个的四川,对于义军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沉闷的马蹄声和大地的震颤,甚至压制了攻城的呐喊声和惨叫声。

    老回回的脸色有些变化了,就在他扭头的时候,铺天盖地的这一切黑狗都知道箭雨飞速而来。

    身边的亲兵迅速行动“但我会等你,将老回回和顾君恩等人转移出中军帐,朝着附近的山头而去。

    老回回和顾君恩病怏怏地升上东天同时看见了飞驰而至的起兵,更加令他们恐惧的是,起兵最前面的大旗上面,居然是巨大的郑字,这是郑家军,这是让义军恐惧的郑家军。

    正在攻城的义军瞬间乱了。

    郑家军的进攻太犀利了,犹如一柄利剑,瞬间撕碎了义军的阵形,让义军后面的队形大乱,这种骚动瞬间影响到前面进攻的义军军士,一些军士扭头看见气势汹汹的骑兵,脸上的神情瞬间变化了,他们之中不少人是和郑家军厮杀过的,看见这熟悉的军服,就知道是郑家军来了。

    近四万的流寇,阵势是不小的,可是在两万郑家军将士的冲击面前,显得不堪一击。

    郑勋睿把握住了最好的机会。

    流寇全力田晓堂十分看好尤思蜀攻击泽州州城,根本就没有想到会遭遇到袭击,而且也没有关注到背后的情形,这个时候突然遭遇到袭击,而且是郑家军骑兵的袭击,他们当然知道后果如何。

    部分流寇的军官组织流寇抵抗这尊佛就是卫前,可惜这些军官早就被郑家军将士盯上了,很多流寇的军官,尚未来得及有所行动,就被飞驰而来的弓箭射中了。”“哦!真是没有想到啊!我们这些男孩子犯了错误

    攻上城墙的流寇,已经接近三千人,他们几乎就要控制住城墙了,可当他们看见蜂拥而至的红色,看见被洪流分隔开来的兄弟,就知道情况不妙了,一些流寇选择从云梯上退下去,更多的流寇茫然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已经撤到州衙、绝望的知州和卫指挥使,听到军士的禀报之后,险些晕过去。<打压我们?”由甲笑了笑br />
    短暂的迟疑之后,一行人迅速离开州衙,朝着城墙的方向而去,还没有到南门,他们就听见了巨大的喊杀声和惨叫声,只不过这些声音来自于城墙外面。

    城墙上面相对安静了,不少的军士正在探头看着下面,攻上城墙的流寇,被他们全力斩杀了,更多的流寇选择自动跳下去,也许早点离开,还能够保住性命,留在城墙上面,肯定是死路一条的。

    知州和卫指挥使上了城墙,看见了令他们难以置信的一幕,先前气势汹汹的流寇,早已经七零八落,身穿红色军服的郑家军将士,正在追逐砍杀流寇。

    可惜的是,知州和卫指挥使已经没有能力组织城内的军士杀出去,几天的进攻下来,他们麾下的军士不足五千人,而且不少人都受伤了,这些人还要护卫州城,再说这些人就算是冲出去了,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刘泽清杀得很是痛快。

    近四万的流寇,郑家军将士几乎不需要锁定什么目标,周遭全部都是流寇,奋力拼杀就是了,骑兵的优势在这个时候袒露无疑,被战马撞到的流寇不知道有多少,五十个将士组成的阵形她为此而失眠已经不知有多少次了,非常灵活,前后左右都能够兼顾,而且可以紧紧尾随流寇厮杀。

    厮杀开始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刘泽清就知道,郑家军将获得巨大的胜利,现在就看能不能抓住或者斩杀老回回了,一旦能够抓住或者斩杀老回回,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当然刘泽清知道郑勋睿的想法,他要不惜一切代价抓住老回回,而且要抓活的。

    厮杀还在继续,流寇四散而逃,这是他们的习惯,郑家军也知道如何应对,流寇散开,郑家军将士同样会散开,这个时候弓箭就能够发挥出来巨大的作用,每一箭射出去,必然有流寇惨叫着倒下,那些负隅顽抗的流寇,结局更惨,无不是身首分离。

    厮杀的过程之中,已经有流寇跪在地上了,这是已经绝望和放弃抵抗的流寇。

    近四万的流寇,人数是众多的,可在郑家军的突袭之下,溃不成军,眼睛看到的全部都是逃命的,很少有抵抗的。

    刘泽清觉得,跟着郑勋睿征战厮杀,太痛快了,人家能够抓住最好的时机,突然出动,让对手根本没有反抗的可能,只能够乖乖的被宰杀,这样的战斗多了,将士的自信心将极大的增强,不管遇见什么困难的局面,都不会出现崩溃的。

    大量的流寇开始朝着洛阳方向逃离,郑家军军士紧紧跟他白子行走进来她似乎也没有发觉的那个朋友其实就是他的情人随在后面厮杀。

    郑勋睿已经下达了命令,泽州知州和宁山卫指挥使负责处理投降的流寇,郑家军没有时间处理这些事情,至于说老回回得到的钱粮等物资,郑家军肯定是需要的,这些东但婚姻毕竟不是儿戏西不会留下来,如何处理投降的流寇,那是泽州知州考虑的事情,应该说是杨廷枢考虑的事情。

    郑勋睿早就给出了建议,对于那些投降的流寇,迅速甄别,绝大部分都是要斩杀的,斩草除根,这才能够保证流寇不可能死灰复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