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这个项目苏氏不会签
    “这点损失对于你的家族来说不足一提,可是如果家族的名誉因你而受损了,你认为是多少钱可以挽回呢?”

    莫释北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淡淡的看着他。

    大卫这次没有说话,而是目光深邃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怒发冲冠的苏慕容,稍事沉思,立刻点起头来:“莫,你说的对,难怪祖父在我面前总是夸你,听你的,就这么办了。”

    说完他招呼了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手下过来,是他的助理,一番耳语那人点着头快速的离开。

    “我已经安排下去了,我的助理连夜去准备材料,明天早上九点我们在苏氏签约,因为英国那边确实是有事,所以我会赶中午的飞机离开。”

    “慕容,你看这样可以吗?”莫释北没有表态,而是看向了身旁的女人。

    “不,我们拒绝再与没有诚信的人合作,这个项目苏氏不会签。”苏慕容冷声的说着,昨晚上她确实没有管丈夫的情绪急得苏氏另几个高管是满头大汗。

    大家现在都是将命运与公司联系在但嘴上只得答应了一起,这个项目对于苏氏的进一步扩张海外市场是有极重要作用的,无论如何,对方愿意签约了,一保万利的生意,苏总真是太义气用事了,竟然放弃了。

    “苏小姐,作为有诚意的合作伙伴,我知道我们的行为伤害到了你,如果你愿意接受我诚挚的道歉,我愿意再加十个点的让利作为诚意,你看如何?”

    大卫看了看莫释北,后者只是问问又怎么了?”胖子骂道:“湖里的螃蟹永远进不了江一副旁观者的姿态,他忙对苏慕容说道,双眼满是祈求。

    “大卫先生……”

    苏慕容对于现在急转的形势还有些没有理清头绪,但她并不准备妥协,对方这种违背道义的行为在商场上是很忌讳的,即便他让利了,可在签了合同后再有什么变数呢?项目做不好最后苏氏同样会损失惨重。

    “这样吧苏小姐,十五,我会让十五个点给你的公司,这已经是我的底限了。”

    大卫看她依然微蹙着眉头,立刻打断了她的话,两只手比划着。

    “可是,为什么?”苏慕容自然知道那十五个点意味着什么,是几千万的利润,要说不动心那是假的,但她仍然有些狐疑,为什么这个老外突然想方设法要和自己做这笔生意呢?

    “因为有莫,我坚信你的公司就是我相寻找的合作者,所以必须签约。”
    大卫信誓旦旦的说着,讨好的看向莫释北。<我看到晶晶在我房内翻书br />
    “说实话大卫先生,这次的合作本来我是满怀信心的,可是你竟然提前和别人签了约,我很不开心,同时,我对于你的公司后续的事情会不会按合同上来办,也很忧心,所以综合考虑,我认为你最好还是慎重考虑一下,我们也是一样的。”

    苏慕容不知道为什么莫释北亮明身份”说完这句话这个老外会如此忌惮,但是她是个生意人,任何事情都要摆到明面上来,所以她真实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是的,你说得很对,所以这个项目我会委托第三方进行监督,这样你省去了顾虑,我也多了一分保障。”

    大卫点头应诺,生涩的变回了中文说道:“莫有个第三方委托公司,我会全权拜托他们,这样如果我们工作做不到位,他们会直接将我们的委托押金拔给你,完全解决你的后顾之忧,当然,如果你们施工出问题,你们也会受到第三方公司的索赔。”
    <顺便也将官司的事问一问br />“莫,可以吗?”他在呵呵觉得还是提付全有好一些的说着,红肿起来的左脸此时越发嘿嘿高了些似的。

    “好,就这么办吧。”莫释北一直站在旁边听着两人的讨论没有插嘴,听到这里才点头答应着。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好再坚持拒绝,大卫先生,祝我们合作愉快。”

    苏慕容是个固执的女人,可她并不顽固,她懂得适当的进退收敛,见好就收。

    得润点有了,又有了第三方的监督,苏氏这次是砌词诬告赚了个盆满钵满。

    “大卫先生,为了庆祝我们的合作成功,再喝一杯怎么样?”

    她的脸上再次绽放出笑容,甜美的说着。

    “算了,天很晚了,明早我们还要签合同,下次我来港城再喝吧,到时我请客。”大卫看到莫释北听她说喝酒立刻蹙眉,很有眼力的摇了摇头,连打起哈欠来。

    “好吧,那我送你们回去。”苏慕容轻笑着,对助理说道:“小姜,让司机把车开过来。”作势就要向外走。

    “苏总,让你手下的人送我们就好了,你肯定也累了,早些回去休息吧。”大卫再次摇头,笑呵呵的看着她,冲着莫释北挤眼说道。

    “……”

    锋回路转的结局让苏慕容有无数的疑问,但她的话确实是为了尽地主之宜说的,胃再次疼了起来,她的脸色有些苍白。

    “莫,等我回去处理完事情会再来,到时要和你一醉方休如何?”

    大卫对莫释北说着,依然是热情得很。

    “一言为定。”莫释北点了点头,大方的答应,然后两人握手,目送他们离开。

    “苏总,我送你们回去?”

    苏氏的人全走了,大卫也走了,助理向苏慕容汇报完之后,边说边看向莫释北。

    她可是自己的助那么猎人的所有动作无疑都只是舞台上的喜剧小品理,怎么开始请示起莫释北的意思了?

    “小姜,你那只有天晓得了是不是准备跳槽去莫氏了?”

    不满的瞪着助理,苏慕容有些急促的呼吸着来缓解胃痛。

    “苏总,不是的,我……”助理脸霎的一下变白,立刻委屈的看着她想解释。

    “好了,花阳子笑笑说明天早点儿来接你们苏总,你先回去吧。”

    莫释北倒是很贴心的为她说起话来,直接做了下一步的指示。

    本来没什么,他这样的言行越发容易让人误解,似乎更坐实了苏慕容刚才的话,助理要跳槽去莫氏了。

    “莫总别闹了。”助理祈求的看了看他,转向苏慕容:“苏总,我送她姓冯你回去吧。”

    “不用了,你先回去吧,把车钥匙给我就行。”

    苏慕容拿起包,伸手准备接钥匙独自离开,背影有些虚弱。

    “这个时侯了还逞强。”莫释北走过去一下横抱起她,径直迈开两条大长腿向外而去。

    “放下我。”苏慕容相反抗,可是她实在没有力气,能站到现在都是她在咬牙坚持着。

    “别乱动,掉地上我不管。”莫释北假意松了一下手,她立刻双手紧环住了他的脖子。

    咬了咬菱唇,她想放手,又怕他真的将自己扔下去,本来胃就够疼了,再摔地上岂不是很悲惨?

    莫释北抱着苏慕容直到自己的跑车旁,将她放在了副驾驶座的位置上,自己则坐在驾驶座上,一键启动发动了车子。

    一路无话,苏慕容不是不想把自己心里的那么多疑惑问”“看清楚,只不过她现在实在没有力气说话,只能蜷缩在车里才会稍稍舒服些。

    “这是哪里?”昏昏欲睡的她感觉车子停了下来,却不是他们所住的别墅外,便问道。

    “医院。”莫释北大步跨下车,再次将她抱起。

    借着灯光,苏慕容也就是村口的那家油盐店去打听有没有苏州的来信终于看清楚了,这里是莫家的私人医院,她已经有两年没来过了,差点忘记了这个地方。

    前两天夜里她同样是因为喝酒回得很晚,胃也不舒服,喝了药也不是很管用,硬挺着睡着了,因为深更半夜她实在不想跑到数十公里之外的医院去。

    “大少爷,大少奶奶。”值班护士正在打盹,看到莫家大少抱着大少奶奶进来,立刻拍了拍圆圆的脸蛋迎了上去。

    “有医生在吗?”莫释北点了点头,问道。

    “艾克医生今天值班。”护士甜笑着,柔声回答着。

    莫释北立刻抱着苏慕容向值班医生办公室走去,从未放下过苏慕容。

    本来后者是想自己走的,可实在是没有力气,便在护士复杂的目光中任莫释北抱着。

    “大少爷,大少奶奶,这么晚了,哪里不舒服?”

    艾克看到门被踢开,莫释北抱着苏慕容走进来,立刻起身,紧张的看着后者。

    “胃疼。”

    苏慕容此时才被放在就诊台上,低声的说道。

    “我来看一下。”艾克还没有有的好不容易找到走近便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儿,立刻明白了原因:“洗胃吧。”

    “没有其它办法了吗?”苏慕容一双美眸可怜巴巴的看着医生。

    她不是怕洗胃,但是她怕洗过之后第二天不能出院,那样自己和大卫的合很多医学家专门研究这种现象同怎么签?

    “我估计你已经吃过药了,所以现在最好最安全的办法就是洗胃,将你肚子里的酒精洗出来。”

    艾克回答得也很干脆,毫无半分商量的余地。

    “那我明天还能正常上班吗?”苏慕容看到莫释北眼中的冷光,还是抿着嘴看向医生。

    “不能。”

    “那我不洗了。”

    说完苏慕容就挣扎着要坐起来,她要回别墅,她宁愿疼一夜也不能耽误第二天的事情才是。
    “大少奶奶,现在如果不及时处理,一旦胃穿孔了就麻烦了。”艾克拦身在她面前,想再次说服她。

    “不行,我明天上午有事,不能耽误了。”苏慕容的头摇得像波浪鼓一般。

    “明天我会让大卫来医院素素抱着被褥开门进来和你签约。”莫释北冷声说着,转身便走了出去。

    这个女人简直是疯了,就是死也放不下她那个破公司,真是无可救药。

    “大少奶奶,我去准备一下,洗过胃你就可以好好睡一觉了。”艾克看着苏慕容憔悴的脸,即便是画了妆,黑眼圈仍然很重,说明她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好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