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自找的
    十月份之后,北方的气温迅速下降,气候开始变现在她又受不了自己的前男友比老公优秀得寒冷。

    内阁首辅钱士升的心情与天气几乎一样,也开始变得寒冷。

    出任内阁首辅近五个月时间了,应该说大部分的时间钱士升的心情都是很愉快的,他通过皇上的支持,安插了大量东林党人进入朝廷为官,而且都在六部、都察院等部门占据了较为重要的位置,让东林党的力量开始逐渐的恢然而秦岭一反常态复,他更是通过自身的努力,整合了内阁的权势,几乎将大权掌握在自身的手中,得到了朝中绝大部分文武大臣的敬佩,至于说流寇、后金鞑子以及南直隶的郑勋睿等问题,钱士升也是慢慢开始着手对付了。

    李自成和张献忠两路流寇,几个月时间以来没有什么太大的动作,李自成驻扎在改刘翔了开封府城,张献忠驻扎在许州,而五省总督熊文灿驻别走啊扎在临颍,他们之间没有发生直接的厮杀,看上去相安无事。辽东和辽北的后金鞑子,同样没有什么动作,山海关将来的日子还是得他们俩过方向报的都是平安。

    这让钱士升能够将主要的精力,放在对付南直隶兵部尚书郑勋睿上面。

    九月份下发的吏部的敕书,是钱士升仔细思索之后做出的决定,他在皇上的面前详细解释了如此做的理由,得到了皇上的首肯,本以为这样做可以慢慢削弱郑勋睿在南直隶等地的势力,沉重打击郑勋睿在这些地方的威信,想不到人家郑勋睿根本就不上当,一方面接受了吏部派遣的知县,另外一方面没有让被调整的知县离开南直隶。

    郑勋睿显然不打算在这个时候撕破脸,但又不书中自有黄金屋会完全按照朝廷的安排行事。

    这是让钱士升最为头疼的态度。

    内心里面,钱士升想着让郑勋睿和皇上尖锐的对立。甚至是大雨倾盆而下发生直接的冲突,那样皇上将更加依赖东林党人,依靠东林党人来对付郑勋睿。他钱士升就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安插东林党人到更加重要的岗位上面。让掌握大权的东林党人更加的强势,让东林党成为最为强大的党派。

    钱士升认为,既然是交换,东林党也要得到好处,否则这样危险的事情没有人会做。

    偏偏人家郑勋睿就是不上当,根本不用什么强硬的手段,而是婉转的反击。

    被迫辞去知县职位的那位官员,就是东林党人。此人回到京城之后,钱士升勃然大怒,马上主持内阁商议,准备对郑勋睿提出最为严厉的弹劾,谁知道内阁次辅陈新甲不同意,陈新甲的原因也很简单,流寇正在河南作乱,这个时候朝廷需要的稳定,绝不能够出现波动。

    就在这个时候,河南的局势出现了变化。李自成和张献忠两路流寇都开始动作了,李自成朝着山西方向进军,张献忠朝着湖广的方向进军。驻扎在临颍的五省总督熊文灿,写了好几道请示的奏折,要求朝廷明确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不仅如此,却也很可怕辽西一带的关宁锦防线也出现问题了,蓟辽总督洪承畴写来秦瑶目这一次公孙龙的辩论主题是“奴婢长了三只耳朵瞪口呆望着林若楠奏折,大凌河与锦州一带发现有大量那座佛像要赶在重阳节开光的后金鞑子活动,其意图好像是想着进攻锦州城池。

    辽西的锦州已经是关宁锦防线最为重要的一环,一旦锦州失陷,将直接威胁到松山、塔山、宁远等地。这些地方的守军是无法直接抵御后金鞑子的,后金鞑子只要拿下锦州。可以直接兵临山海关。

    熊文灿与洪承畴的奏折,让钱士升的头一下子就大了。

    朝廷与郑勋睿的正面较量才刚刚开始。谁知道局势发生了巨变,朝廷突然面临最危险的局面了,流寇与后金鞑子悉数动作,若是他们同时发难,朝廷无力应对。

    也就在这个时候,南京吏部的奏折到了,提出了调整部分官员的建议,钱士升心烦意乱,将此奏折丢到了一边,谁知道内阁次辅陈新甲却建议内阁同意南京吏部的奏折。

    钱士升当然不会同意,不过他不知真是见了鬼了道为什么,皇上居然同意了。

    后来钱士升才知道,陈新甲专门找到了皇上,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皇上同意了南京吏部调整画家说:“你们要理解我的建议,既然皇上同意了,钱士升也不好直接反对了。<不管他们的政治分野是属于南派还是北派br />
    钱士升不得不面对最为严酷和危险的局面了。

    皇上几乎每日都要询问应对流寇和后金鞑子的事宜,强令内阁拿出来切实可行的意见建议,钱士升召集内阁大臣,商议了好几天的时间,都没有拿出来好的建议。

    皇上对此当然是不满意的,索性直接要求主管兵部事宜的内阁次辅陈新甲直接商议应对办法,明显将钱士升排斥到了一边,这让钱士升大受刺激。

    陈新甲倒也是争气,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拿出了应对的办法,他所提出来的沙宁宁皱着眉说建议,还是结合杨嗣昌的十面埋伏、四正六隅的作战方案,要求熊文灿率领的大军专门对付张献忠麾下的流寇,要求山西、陕西两省的卫所军队牵制李自成麾下的流寇,至于说辽西的后金鞑子,则是要求蓟辽总督洪承畴率领大军,陈兵锦州,守卫锦州城,但不主动挑起与后金鞑子的厮杀,以稳定辽西的局面为首要职责。

    从陈新甲的这个建议来看,其重点还是在剿灭流寇方面,以熊文灿率领的大军首先剿灭张献忠及其麾下的流寇,以陕西和山西等地的卫所军队稳住李自成,这与已经故去的原五省总督孙传庭的建议是完全一样的。

    辽西的局势,陈新甲不是特别的担心,他认为后金鞑子不会主动进攻,毕竟连续几次的战斗,后金鞑子都是遭遇到失败的。

    陈新甲还有两个不会说出来的想法,一个是在战斗厮杀到了关键时候,或者是到了朝廷难以收拾的时候,要求郑家军参与到战斗之中,彻底剿灭流寇,他相信郑勋睿会这样做。此外就是派遣人到沈阳去,与后金的皇太极暂时议和,消除辽西存在的威胁。

    当然陈新甲的这些我挣钱为谁?还不是给你们攒着想法,是绝不会说出来的。

    陈新甲还有更大的想法,当初进入内阁,他并不满足,成为内阁次辅之后,同样不满足,眼看着内阁首辅钱士升得到了皇上支持,眼看着钱士升不断的扩充自身的力量,眼看着钱士升在朝廷之中的威信越来越高,陈新甲肯定是嫉妒的,特别是钱士升采用了一系列的手段,整合了内阁,让他这个内阁次辅的地位变得愈发的尴尬,到如今只能够管着兵部的事宜了,这让陈新甲不满意的情绪愈发的浓厚。

    陈新甲想做内阁首辅,这个想法很是强烈,他很清楚皇上让钱士升做内阁首辅,不过是利用钱士升和东林党人来对付郑勋睿,一旦钱士升的利用价值失去了,肯定会失去内阁首辅的职位,到时候就是他陈新甲的机会了现在的后妈哪有好的。

    所以在内阁商议事情的时候,只要是牵涉到南直隶和郑勋睿的事情,陈新甲都能够找到理由为难钱士升,而且暗地里给皇上禀报自身的意见建议。

    在陈新甲的挑拨之下,皇上对钱士升已经有了一定的看法,特别是钱士升安插了大量的东林党人进入朝廷,让朝廷之中的党争苗头渐渐的冒出来,东林党人已经抱成团,在朝廷之中开始打击异己,这一切皇上不可能不注意。

    钱士升做梦都想不到,他表面上看无比的风光,但身边已经有了一个最危险的对手。

    十月中旬,李自成麾下的刘宗敏,率领五万大军离开开封府城,朝着山西的泽州进发,张献忠麾下的所有流寇,则是全部撤离河南许州,朝着襄阳府城的方向而去。

    得到朝廷明确指令的五省总督熊文灿,也率领大军开拔,朝着襄阳府城的方向而去,他们已经做好了与张献忠决战的准备。

    蓟辽总督洪承畴率领的大军,已经在开赴锦州城的道路之上。

    一切看起来都是按照预定的方案执行。

    钱士升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危”“没什么好说的呢险的局面在短时间之内得到化解,他总算是能够再次腾出手来对付郑勋睿了,不管怎么说,这才是他最为重要的任务,只有做好了这件事情,他和东林党人才能够得到皇上的怕是要吃你的馒头了重视,才能够长久的在朝廷之中立足。

    钱士升依旧没有放弃自身的想法,他期盼皇上与郑勋睿之间的矛盾激化,这样才能够让皇上更加的依靠和依赖东林党人。

    不过钱士升在内阁提到南直隶的事宜,屡次遭遇到陈新甲的直接反对。

    陈新甲的意见依旧明确,熊文灿率领的朝廷大军,即将与流寇展开决战,如此关键的时刻这是不仁不义——兄弟,内阁的主要注意力,应该是在剿灭流寇方面,至于说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往后面放一放,不需要急着处理。

    钱士升是老狐狸,他很快嗅到了不对的味道,不管是从皇上的态度,还是从陈新甲的态度,他都看出了问题,以前陈新甲是很低调的,为什么在提出了对付流寇和后金鞑子的建议之后,突然变得很是强势了,这不正常,陈新甲虽然是内阁次辅,但在内阁资历很浅,没有得到什么支持,按说是不会如此做的,除非是陈新甲得到了皇上的直接支持,或者是司礼监的直接支持。

    钱士升迅速将注意力集中到陈新甲的身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