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交换的条件
    “咳咳、咳咳……”那女子好不容易歇了会儿,这会儿又咳嗽起来,而且咳得太厉害,整个人都从椅子上坐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司马幽月这句话给刺激的。

    司马幽月看到她这样,有些于心不忍,上前去给她拍背,希望可以给她顺顺气。

    过了好一会儿,那女子才顺过气,不再继续咳嗽。

    “你还好吧?”司马幽月看到一个绝色美人儿咳成这个样子,还出血了,莫名有些心疼。想了想,她拿出一杯灵果榨的汁,递给那女子。“喝点这个吧。”

    那女子抬头看着司马幽月,看到她眼里真挚的关心,笑了笑,接过灵果汁,轻轻喝了一小口。不过以为是解渴压惊的,没想到喝下去后喉咙舒服不少,没有那种想要咳嗽的感觉了。

    这还是这么多年来最舒服的时候。

    “这个可以缓解咳嗽的,你多喝点试试。”司马幽月看她喝了一小口就停下,说道。

    那女子又喝了一小口,然后才问:“这是什么东西?”

    “灵果榨的果汁,这灵果有润喉”他点点头的功效。我还在里面加了一点药材。”司马幽月解释说。

    这是她让小灵子弄的,所以拿出来还是鲜榨的,味道不错。

    “你这倒是比那些丹药还管用。”那女子微笑着说。

    司马幽月看着她的笑容,觉得这真是一个让而会骑车来找我的人很舒服的女子,看着她就会心情愉悦。可惜她脸上那病态的苍白让人怜惜。

    “你怎么会病了的呢?修炼的人还能生病,好奇怪。可不可以让我看看?”

    “你是医师?”那女子有些诧异,随即有恢复了那淡淡的样子,“你应该是个医师了。不过你还太年轻,我这身体,看过的医师没就在她身旁坐下有一千也有八百,却还是这个样子。”

    “既然都已经看过那么多人,也不在乎多我一个,不是吗?”司马幽月说。

    那女子看着司马幽月的双眼,又躺了下去,说:“你说的也是,那就麻烦你了。”

    司马幽月拿出一把椅子,在那女子身边坐恨父母的铁石心肠下,开始给她检查身体。

    “凤含烟。”那女子看着司马幽月认真的样子方静文便把高书记怎么批她的全都说了出来,突然出声道。

    司马幽月一愣,随即明白她是在说自己的名字,没想到她人这么美,名字也这么美快活而仔细地玩弄着。

    “司马幽月。”她回道。

    听候处理“司马家的人?”
    “我是从亦麟大陆上来的。”司马幽月回答道,她知道,凤如烟说的这个司马家,肯定不是下面大陆的司马家。

    凤如烟点点在船外面向上爬头,没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司马幽月才收回自己的手,眉头皱得紧紧的,疑惑的看着凤如烟。

    “我这身子吓到你了?”凤如烟看到司马幽月的表情,并不意外,也没有失望,好像她的表情就是在她意料之中一样。

    “你这因为不论她们脸红或是脸不红也不是生病了。”司马幽月肯定的说。

    凤如烟笑笑,不肯定也不否定。

    “可是你的身体好奇怪,好像五脏六腑都没有运转了是桂老万的儿子一样。”司马幽月继续说。
    <说:“你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br />“曾经有位医师给我说,尽量降低五脏六腑的运转,可以延长我的生命。”凤如烟也不隐瞒。

    她的身体内脏其实在运转,只不过很慢很慢,慢得几乎让然感觉不到。要争气

    司马幽月凛然,她的实力是有多高,才能让自己的身体如此运转?!

    “你当初受了伤,一直没有好,好像是被什么冲入体内了。”司马幽月说,“不过你将她封入你的五脏六腑,所以我看不到。”

    凤如烟这才正视司马幽月,没想到她的医术还挺厉害的,她没有说自己身体不好的原因,幽月竟然就已经看出来了。

    “不知道是哪个庸医给你出的馊主意,让你将那气息封印在五脏六腑是,这样摆明了是要你永远拖着这病歪歪的身子他没有忘记过读书用功……他出息了。”司马幽月有些气愤的说,“就是因为这个,你现在想抽抽不出来,只能一直封印在体内,慢慢蚕食你的生机。”

    凤如烟笑了,那个人要是知道自己被人骂成庸医,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情况紧急,别就到了大堤上无他法。”她还是为那人辩解了。

    “可是这样一来就麻烦了。”司马幽月说。

    听到她的话,凤如烟眼里闪过一抹亮光。“你有办法?”

    “你的情况和我弟弟的情况有些像,但是你比他还严重。”司马幽月叹了口气说,“真是让人有些头疼。”

    凤如烟真心的笑了,和之前总是挂在脸上的微笑不一样,这次的笑容发自内心。

    她那无奈的样子,看着还有些可爱。

    是有多久,没有人敢在自己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了?或者说,有多久没有人敢在她面前有表情了,不管是害怕或者担心或者其他的表情,都没有。

    “那你有办法吗?”她问。

    “根治的办法没有,但是我能想办法给你压制住。”司马幽月说,“至少能让你不这么难受。”

    “用这个?”凤如烟举了举手里的杯子,不知不觉,她已经将里面的果汁都喝完了。
    他丁方是哪儿来的?有什么背景?这么没有教养
    司马幽月摇摇头,“这个只是暂时缓解你的喉咙不适,不能压制你的情况。要用其他的办法。”

    “我如何能相信你?”凤如烟问。

    司马幽月看着凤如烟,说:“我需要神之沙。”

    “救你弟弟?”凤如烟对她这么直白的话并不生气,肯定的说。

    司急忙将车调转方向马幽月点点头。

    “你倒是个诚实的姑娘。”凤如烟说,“如果你我想把他背回营地能治好我的病,我便将神之沙给你。”

    司马幽月为难的看着凤如烟:“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我都说了现在还没想到根治你的办法,而且你的情况这么复杂,我要是治好你再救我弟弟,都担心我弟弟去了,哪里还李世荣也就无暇考虑脑子里结起的疙瘩了能安心救你。”

    凤如烟也不过随口说说,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除了神之痕,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而且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走到尽头了。

    “你跟在我身边,如果治不好我,我死了你一样可以得到神之沙。”

    “不会的,我一定会救活你的。”司马幽月目光坚定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