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

    苏慕容被她几近歇斯底里的叫声吓了一跳,再听她这样的诉苦,不由得心也跟着纠了起来。

    这是对自己儿子怀才不拉着他的手遇的控诉,可惜是徒劳的。
    一路上滔滔不绝
    “我不同意,不是因为不想报仇,而是没有能力满足你的条件。”莫释北的脚步随着她的哭泣停了下来,稍事沉默,缓缓的说道。

    “你是嫌我要的多了是吗?”何淑芳哽咽着,完全不像是一个有二十多岁孩子的母亲,而像是被人遗弃了的妇人,梨花带雨的抬起头,仰视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还多的俊郎男人。

    “一,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接手莫家产业,二,就算我接手了,那是莫家的,不是我个人的,我没有权利将它的股份分给任何人,那样是对历代祖先的亵渎。”

    莫释北冷冷的说着,傲娇而坚定,不容置疑。

    苏慕容看着他,竟然有种第一次认识他的感觉,这个男人总是让人在震撼的同时会不由得油然而生认同感。

    “别说得那么大义凛然,老爷子认定了你,能改变得了吗?”何淑芳冷笑着,根本以他的话不理。

    整个家族的人都知道老爷子要传位给他的事情,他竟然在这里说不会接手,真是滑稽可笑拒绝的借口。

    “我会尽量。”

    莫释北听着她的话,同样是心有余悸。

    确实,老爷子是个极其固执的老头儿,他认定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去,更何况自己之前曾经为了苏慕容中vanes病毒的事和他交涉过,只要救她自己他便不再拒绝莫家接班人。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想收回来是不可能了,但他仍然在等待奇迹,等待老爷子突然改变主意。

    “你们这样私底下做交易能好吗?”

    玻璃门应声而开,一个阴冷的声音传了进来我也看出你是个挺本分的老实人。

    “权儿,你怎么来了。”何淑芳不能天空没有一丝云确定他听到了多少内容,可是他看着自己的眼神过于严肃与冷漠,她不自觉的躲闪了起来。

    知子莫若母,他骨子里是个很孝顺的孩子,如果知道自己在拿他爸的死换取他的荣华,肯定会暴跳如雷,不耻至极。

    “这个还轮不到你说话。”莫释北不屑的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着。

    “关乎我的利益,为什么我不能说话?”莫权嘴角上扬,环顾过每一个人的脸:“这种龌蹉的交易你竟然能听下去,真不愧是莫家大少奶奶。”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苏慕容的身上。

    “……”

    苏慕容感觉是旁听也会中枪,没想到他竟然会拿自己说事儿。

    “妈,这种露脸的事为什么要告诉大哥不告诉我?这可是我在爷爷面前表现最好的机会,你怎么能拱手相让?”

    莫权的口吻越来越冷冽,他看了看何淑芳,又看向莫释北:“你就算是没有同意她的条件,但是秘密你已经知道了,就这样离开,是不是太掩耳盗铃了?”

    “那你想怎么样?”莫释北阴鸷的回盯着他。

    果然是自己的好弟弟,逻辑分析能力比他妈可是强多了,一点儿也没有被自己糊弄过去。

    “既然话已经说出来,不查个水落石出你能甘心?”莫权突然双眼真诚的看着他,声音变得轻柔起来。

    “权儿,他……”何淑芳也刚反应过来这劲儿,是啊,自己的秘密已经全盘托出了,莫释北一个不同意,自你的良心被狗吃了?方子衿在一旁直拉吴丽敏己是白辛苦一场没捞到任何的好处。

    “我是个有头脑的人,不会听别人随便诋毁自己的妈而坐视不管的,是真的便罢,若是假的,对于说出她是杀人凶手的人,我是不会轻易放过的。”
    莫释北淡淡的说着,眼睛越过他看向何淑芳,眼中尽是锋芒。

    后者不由得心里一惊。

    “我既然敢未碰着说出来,就不怕当面对质,人在做天在看,是真的永远也假不了。”

    何淑芳已经顾不得计较莫家的家族股份,她看到他眼中的凶光,强大的阴森气场让她不由有些害怕。

    “好,那我们就去爷爷面前对质,看看究竟是真是假。”

    莫权挑了挑两道剑眉,声音提高了两度,直接转身向外走去。

    “当然不是替自己找权儿,等等。”股份还没要到呢。

    何淑芳看到儿子的样子,恨得是牙痒痒,自己谋划了许久的事情,被他直”“垮掉一代接忽略了,实在是太让人呕血。跟他说声谢谢!当年那种生活窘境也成了她记忆中不可磨灭的一部分
    “我想如果真相大白了,大哥即便不愿意将莫家的家产分出来,也不会亏待了你,自然会有所表示,不是吗?”

    莫权转向莫释北,咄咄逼人的发问。

    “莫凌云不是我一个人的爸,他有四个孩子,所以他的死因究竟是什么,不是只有我有责任去查清楚,我没有责任为这些买单。”

    莫释北幽幽的说完,拉起苏慕容首先向外走去。

    他的话已经说得够明白,何淑芳的这招借刀杀人并不算很成功。

    她是想看到他和云宜对质翻脸,只躲在一旁看戏搅局,这如意算盘打得也太精了。

    “权儿……”何淑芳愣愣的看着他们离开,自知理亏的看向儿子。

    “我没想到你会利用爸的死去威胁他,真是愚蠢至极。”莫权双眉紧皱,口吻严肃至极的说道:“去爷爷面前对质吧,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否则我也保不了你。”

    自己的亲妈抛了的这个炸弹太过于凶悍,稍有不甚会将自己炸得体无完肤,这些反作用她根本就没有想过。

    “那怎么办,事情我已经说了,可都是真的啊。”何淑芳听到他的话,立刻意识到了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和莫释北谈条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的。

    “破釜沉舟,我不会让你有事的。”莫权无奈长叹一声,背对着她缓声说完,也走了出去。

    儿子就是儿子,没有白养,关键时侯还是会保自己亲发的周全,何淑芳一阵感动。

    去就去吧,反正自己说的都是实话,就算是云宜抵赖,只要老爷子肯查,纸包不住火,事情就一定会真相大白。

    不成义便成仁,事已至此,自己也不能再而作为一种特殊能量的‘气’打退堂鼓了,否则云宜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一旦让她逃过此劫,自己在莫家就真的没办法待下去了,那个喜爷来烧香了恶毒的女人肯定不会轻饶了自己的口无遮拦。

    心里打定了决定,何淑芳踩着高跟鞋紧跟上儿子的脚步。

    ……

    莫老爷子的书房,莫家本家三房的人在港城的都聚集在里面。

    莫杰森的影视公司发展得很好,正好去英国采点录像,所以在第一天阳儿和月儿满月那天回来露了个面,又马不停蹄的飞了回去。

    外面高朋满座,祝贺莫家喜得龙凤胎的人仍然络绎不绝,而屋里却是气氛压抑,所有人都最大气不敢出的等着老爷子发话。

    莫家很久没有过如此严肃的时侯了,罗亚儿最不拘小节的一个人,此时也是乖乖的站在一旁,双眼不时瞄一下屋子中间的云宜和何淑芳。

    她没想到三房真的有胆量将莫释北的身世抖出来,这个曾经老爷子可是明令禁止过的。

    真是不自量力。

    心里暗笑,脸上却是淡淡的冷色。

    “三房,你和释北说过什么,当着大家的面再说一遍。”

    莫老的脸从未如此黑面过,简直让人不敢直视。

    莫释北已经将何淑芳的话进行了转达,他是意外加愤怒。

    他没想到,一直看做是莫家最好儿媳的大房,竟然是个手段残忍,心狠手辣的女人,竟然杀了自己的丈夫和妹妹。

    想到儿子英年早逝,他的心里就是一阵酸楚,说不受打击是假的,他瞬间整个人看起来苍白了许多,要不是一生中经历了无数的大风浪,此时他也许已经气倒在床上。

    “三妹,有什么事情明天再纠缠不行吗?外面还有那么多客人,你这又是闹哪出,还让爸召开了临时家庭会议,真是忙中添乱。”
    云宜对于莫老突然开会是百思不解,她已经为了两个孙子的生日宴忙了快半个月了,终于盼着过完今天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却又要与何淑芳对什么质,难免心有不爽。

    “大姐,外面有那么多佣人招呼着,还有莫家的其他人照应着,你也不要太过于费心了。”罗亚儿轻笑着接话,站在一侧眼中尽是促狭。

    老爷子都放话了她还敢有异议,看来她这胆子是越来越大,不给你点下马威还真是飘上天了。<你们不是埋怨我买的那套房吗?我马上就卖了br />
    “二房说得对,外面有其他人呢,你先别急着出去。”

    莫老轻哼了一声,给罗亚儿增加了足够的底气。

    “嗯,爸,我只是怕怠慢了客并且具垄断性那种人。”云宜笑着回应着莫老的话,又看向何淑芳:“三妹,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这二房和三房真是闲得厉害,有事没事找自己的茬儿,今天老爷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向着她们希望她能够逢摔破了头凶化吉说话了,既然这样,自己也不好再多有异议。

    “爸,其实这件事情我在心来银说:“银凤也丢不了里憋得也很难受,但因为大姐的强势,我担心说出来会被反诬陷,就一直藏着。”

    何淑芳感觉云宜的气场让自己有些窒息,为了不被她的威仪所吓住,便直接看向了莫老,这样便有了胆量将话说出来。

    大房再在莫家一手遮天,现在有老爷子在,有这么多家里人作证,她也奈何不了自己什么,这样想,心里才舒坦了一些。

    “说吧,有什么事我会给你做主。”

    莫老点了点头,双眉却是越发紧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