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好多超神兽
    过了好一会儿,司马幽月才幽幽转醒,枕头已经被她的泪水浸湿。
    “幽月,你醒了?”司马幽麟看到她醒来,问道。

    司马幽月想伸手揉揉自己的额头,却发现自己紧紧抓着司马幽麟的手。

    她放开,看到他的手被自己抓出紫色的抓痕,歉意的说:“不好意思,抓伤你了。”

    “没关系。”司马幽麟淡淡笑了笑,问:“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司马幽月支撑着坐起来,说:“我没事了。重明呢”老四海使劲晃了晃脑袋:“我没钱?”

    “他说去探探路就离开了。”司马幽麟说。

    “哦。我怎么了?”她揉了揉眉心,想缓解脑袋的疼痛。

    “你不知道你怎么了吗?”司马幽麟问。

    司马幽月摇摇头,说:“我只记得听到一声嘶吼,后面就不记得了。”

    司马幽麟将后来的事情给她说了一遍,听到自己吼了一声就将暗河的水吼回去了,张大了嘴巴。

    “我这么厉害?”她眨巴眨巴眼睛,一脸的自恋。

    不知道为什么,司马幽麟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的小小纠结一下子就散开了。

    “原来是赤但偶尔也干些杀人越货、非法买卖和尔虞我诈的勾当焰救了我。”司马幽月说,突然她大叫了一声。
    <苏铁又躺下来br />“怎么了直到上卫生间接电话时?”司马幽麟有些紧张的问。

    “我记得当时好像醒过来,看到过一个帅哥,我还叫了他赤焰,我一直以为是我在做梦,原来是真的!”司马幽月一惊一乍的说。

    司马幽麟满脸黑线的看着司马幽月,原本以为她有什么不舒服的或者出了什么事情,所以反应才这么大,没想到居然只是因为这个。

    不一会儿,重明回来了,身上还有点伤。

    “重明,你受伤了?”司马幽月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看着重明问。

    “一点小伤。”重明说。

    司马幽月已经休息的差不多,顺手将床收了回去,走到重明身边,拉过他的手臂,上面一条狰狞的伤口从肩膀一直拉到手拐那里。

    “怎么会受伤的?”司马幽月说着拿出一粒丹药给重明吃下,然后拿出一些自己空闲时候配置的消毒水将伤口洗干净,又洒了一些药粉,给他包扎起来。
    “大人说要你去见被镇压的生物,我想着前路太危险,便说先去看看。”重明手,“可是没想到没走多远就受伤了。”正如:“赤日炎炎似火烧

    “赤焰要我去见那个生物?”司马幽月看着重明,不知道赤焰为什么要她这么做。

    那个生物被镇压了这么多年,连她师傅都没办法靠近,赤焰却让她去见它?
    你的身价难道比我更高?喝吧!”胡杏只是不喝他不怕那个生物一巴掌拍死她吗?

    “大人说,去了对你有好处。”重明说。

    “好吧。”她相信赤焰不会害她,“可是你和师傅都不能靠近,我要怎么去那个地方?”

    “大人说,你只管往前走就是了。”重明转达赤焰的话。

    “真是的,有什么也不能直接给我说吗?”司马幽月嘀咕着抱怨了一下,然后看着重明和司马幽麟演员吸水说:“这里好像还比较安全,你们要不在这里等我吧?”

    “不行”司马幽麟一口拒绝。“前面那么危险,我们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

    重明点点头,说:“而且一旦你离开这里,这里也不一芦苇和蒲秧顶着尖尖的笋儿定就安全了。”

    刚才暗河的水是被她吼退了,说不定她一走,那些奇怪的水就又来了。

    司马幽月想想也是,如果一会儿真的遇到什么危险再将他们收到灵魂塔去就是了,便同意他们陪自己去。

    “可是,我们现在要往哪里走?”司马幽月看了看,他们连阵中心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去见那个生物?

    “这是个难题。”司马幽麟说。

    “用心感受。”赤焰的声音突然传来。

    司马幽月一愣,随即闭上眼感受。不知不觉中,她体内那一些黑色灵气开始在体内流动,那道气息再次从她体内散发出来。

    “嗯?”她睁开双眼,看着两人,问:“你们听到那声音了吗?”

    “什么声音?”司马幽麟和重明都摇了摇头,他们只感觉到司马幽月身上涌出的黑暗气息,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他一边回头往回走一边说

    司马幽月想了想,说:“我刚才好像听到什么召唤了,可能是那个生物,我想我知道怎么去那边了。走。”

    她带着两人沿着一个方向走去,在遇到有岔路的时候她便闭眼感受,然后指出一条路。如此行了大半天,他们终于走出了迷宫一样的通道。

    “有点奇怪。”当他们踏出迷宫没多久,司马幽麟突然站住,说。

    “怎么了?”司马幽月停下问。

    “你们没觉得这里温度有点低吗?”司马幽麟说。

    身为灵师,体内有灵气,已经很少能感觉到天冷和天热了,可是到了这里后,他却大家又有些慌乱觉得冷得浑身发抖。
    <海波仍然没有理她br />“我没感觉啊!”司马幽月说着看着重明,重明也摇摇头,说:“虽然温度有点低,但是还不至于冷。”

    “幽麟,你要紧吗?”司马幽月走过来,伸手摸了摸他的手,说:“你温度好低。”

    “可能这里有什么东西影响到他了。”重明说。

    “要不你不……”

    “我没关系,还可以继续。”司马幽麟打断她的话。

    “咦,温度有点升高了。”司马幽月感觉到司马幽麟手掌的温度升高了一些,说。

    司马幽麟突然觉得有些不自然,说:“你抓住我的手后,我便感觉没那么冷了。”

    “那就这样继续吧。是孟家的人了”司马幽月说。

    于是她牵着司马幽麟的手,小心的往前走着。

    司马幽麟感觉到手心的柔软,一向平静不平静了起来。

    “你们看两边。”重明突然指着昏暗的墙壁,说。

    司马幽月和重明将火球靠近墙壁,看清楚墙壁上的东西后都吓的后退一步。

    “怎么这么多灵兽?”司马幽其实月说。

    两边的墙壁内,一只只灵兽安静的呆在晶石里,好像封印了一般,没有呼吸,没有气息流出。

    “这些灵兽最低都是超神兽。”重明看着这些灵兽说。

    司马幽月他们看不出来,但是相信重明的话。

    “亦麟大陆不是很少有超神兽的吗,这里怎么这么多?”司马幽麟说。

    “我觉得,这些可能是守护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