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登基称帝(3)
    慢慢走向祭天台的时候,郑勋睿的内心变得平静。

    登基大典开始的时间居然是寅时,这是郑勋睿没有想到的。

    寅时郑勋睿从紫禁城出发,前往圜丘,也就是祭天坛,这是每一个皇帝登基都要去的地方,皇帝要拜祭上天。

    祭天台上面已经摆好了表案。

    穿越之后,郑勋睿很少跪地磕头,几次见到朱由检磕头,内心都是不情愿的,但这一次他时心甘情愿跪下的,内心里面,郑勋睿祈求苍天大地,保佑自身,保佑天下太平。

    从圜丘回来的路上,郑勋睿真的做像有谁下了命令一样到了静如止水,就连他自己都感觉到奇怪,好像从来没有如此平静过。

    登基大典一共有五个步骤,第一步是到圜丘拜祭天地,第二步是在奉天殿前方的丹陛再次拜祭天地,第三步是在华盖殿等候大臣拜迎,第四步是到奉天殿升殿,接受文武大臣的跪拜,正式即位,第五步是下诏书,且在承天门宣读。

    捣了半碗蒜汁按照时间的安排,所有的仪式在午时结束。

    主持登基大典的是礼部尚书杨廷枢。

    郑勋睿回到紫禁城,首先在奉天殿前方的丹陛拜祭天地,此时此刻陪着郑勋睿身边的,仅仅就是杨廷枢,以及太监高起潜。

    偌大的奉天殿,打扫得异常干净,丹陛上摆着的表案格外引人注目。

    走向表案的时候,郑勋睿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的微笑,这皇帝都是戴天狩猎,管理天下把漂亮的母狐狸弄死,不管是遇见高兴的事情,还是麻烦的事情。基本都要拜祭天地,其实这是自己骗自己,也是愚弄天下苍生。可偏偏有人相信这一套。

    当然这也可以说是一种信仰,上至皇帝。下至寻常百姓,对于苍天大地都是敬畏的。

    行过五拜三叩的大礼之后,郑勋睿前往华盖殿,他需要在华盖殿更衣,穿上皇帝的冠冕,等候文武大臣前往华盖殿前来拜迎。

    皇帝登基很是辛苦,早早的就要起身,沐浴更衣。不仅仅是在圜丘和奉天殿拜祭天地,还我就喜欢爽快的美女!”马磊接着倒酒要到后宫去拜见母亲甚至是祖母,也就是所谓的太后与太皇太后等等,几圈下来,磕头都磕的发麻了,整个人都是晕晕乎乎把有雄拦住了——他们显然想要搭他的车去看戏的。

    不过郑勋睿没有那么麻烦,他不必要去拜见什么太后与太皇太后,因为他没有。

    整天魂不就是今后市场有什么变化守舍郑勋睿的父亲郑福贵和母亲马氏、二娘孙氏也再次来到了京城,不过他们不会参加今日的登基大典,这倒是让众多的文武大臣松了一口气。毕竟明朝大礼仪的事件,留给人们的印象太深刻了,若是郑我再无心去听什么音乐会了:所有的音乐听起来都是噪音勋睿坚持要求给父母名分。那将又是一番口水战。
    郑勋睿也没有这个打算,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话肯定是没有错误的,不过也要有底线,亲人能够过上好日子就可以了,其余的方面不要要求太多,更何况郑勋睿绝不会允许自家的亲人有什么特权,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事情,只要你做了一件。后面就会源源不断,而受到损害的就是制度。

    换了衣服之后。郑勋睿来到了华盖殿。

    御座早就设立好了,华盖殿外面守候的是锦衣卫。这些锦衣卫都是郑勋睿身边的亲笔,他们的职责就是守卫皇宫和保护郑勋睿的安全。

    走到华盖殿的时候,站在外面守卫的两百名锦衣卫全部都跪下了。

    郑勋睿看看跪着的众人,没有开口说话,慢慢走进了华盖殿。

    走到御座前面的时候,郑勋睿仔细看了看御座,目光很是深邃。

    一刻钟之后,杨廷枢率领朝廷三品以上的官员,以及礼部和鸿胪寺的官员,前来请郑勋睿升殿,前往奉天殿。

    迎候的仪式,三品以上官员可以进入华盖殿。

    杨廷枢走在最前面,领着众人进入华盖殿,跪下开口了。

    “恭迎皇上前往奉天殿升殿。。。”

    所有人都跪下了,包括在外面等候的官员。

    到了这个时候,郑勋睿还是不会开口,也不能给开口说话。

    很快,锦衣卫指挥使洪欣瑜来到郑勋睿的身边,轻轻的扶着他起身。

    郑勋睿慢慢朝着奉天殿走去,在他的前面,是锦衣卫手持的华盖。

    奉天殿外面,等候的文武作者就是你自己大臣排的整整齐齐。

    众人的目光看向了慢慢走来的郑勋睿。

    郑勋睿的目光扫”“嗯过了众人,他看到了队伍前面的朱慈烺、朱慈炯、朱慈照和朱慈焕,这几个人的出现,包括朱由检遗诏的出现,曾经在京城引发了不小的震动,让众人对郑勋睿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历朝历代的皇帝,对于拥有皇太子身份的人都是忌讳的,欲除之而后快,保证自身皇位的稳固,也能够消除一切的隐患,可郑勋睿没有这样做,而且让他们这就是我们向往的地方?”阵阵的嘀咕声参加登基我叫人扒了你的皮大典,这该是有多大的自信。

    郑勋睿看看朱慈烺等人,扭头朝着奉天殿殿内走去。

    御座就在正前方,前方挡着卷帘,一旦坐上这个位置,郑勋睿就成为了大明王朝第十七任的皇帝了,只不过他这个皇帝与前面不同,他不姓朱。

    其实大明王朝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一点谁都是清楚的,郑勋睿并非是因秋桃听后不解地问:“新疆干啥去?”“挣钱!”“两亩地一种为朱由检的遗诏才登基的,没有遗诏郑勋睿一样做皇帝。

    郑勋睿慢慢走到御座前面,他没有转身坐下,而是隔着卷帘对着御座稽首行礼。

    这个动作让进入到奉天殿的文武大臣有些发呆。

    转过身,郑勋睿对着众人开口了。

    “我对御座是敬畏的,这御座意味着责任,若是不能给让大明百姓过上富足的生活,不能让大明强盛起来,我就不配坐这个御座,我希望诸位和我一样,敬畏自身的地位,不要以为自身拥有的地位是用来享受的,我希望你们记住,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奉天殿内异常的安静。

    一直到郑勋睿坐下之后,杨廷枢才站直了身体。

    “皇上即位,行跪拜礼。”

    锦衣卫指挥使洪欣瑜,手持皮鞭在大殿旁边甩向地面,皮鞭摔地啪啪的声响,传的很远。

    刑部尚书、郑家军总兵郑锦宏缓缓的卷起了帘子。

    就在帘子卷起的时候,文武大臣全部都跪妹妹也不嫌我给的贺礼少下,行五拜三叩的大礼。

    “众位爱卿平身。””王兰英不敢怎么样

    郑勋睿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非常自然,没有丝毫的停顿,也没有丝毫的不自然。

    这让主持仪式的杨廷枢吃惊,大凡皇帝即位,都是需要我已经给他们分别挂了电话一个适应的过程的,登基大典的时候都是一言不发,免得表露出来急促或者不安的情绪,可郑勋睿登基,整个的过程非常平静,平静的让一切都成为了理所当然。

    接下来诸多的文武大臣前往承天门,在那里聆听皇上即位之后的第一道圣旨。

    这是一道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诏书,诏书对先皇没有丝毫的评价,也没有提及什么感谢天地上苍之类的话语,全部都是对文武大臣该如何做事情的要求,与其说这是皇上即位的诏书,不如说这是皇上对文武大臣提出来的明确要求。

    诏书宣读完毕,登基大典结束。

    随即就是第一次的早朝,其实已经不能够说是早朝,而是午朝了。

    早朝开始,郑勋睿下旨,改年号为瑞元,改崇祯十七年为瑞元元年。

    宣读圣旨的是锦有时候衣卫指挥使洪欣瑜。

    接着的圣旨,就是册封皇后的事宜。

    文曼珊被册封为皇后,冬梅被册封为贤妃,荷叶被册封为德妃,杨爱珍被册封为安妃,徐佛家被册封为敬妃,卞玉京被册封为恭妃,寇白门被册封为顺妃。

    这本是一道很正常的圣旨,但是却引发了众人的注意,文曼珊被册封为皇后,这是应该的,不过皇后娘娘之后,应该是皇贵妃,圣旨中间没有牵涉到,这让人想到了朱徽娖,这位先皇的女儿,奉先皇遗诏要嫁给皇上的公主,是不是就是未来的皇贵妃呢。

    不会有人问,郑勋睿更不会做出什么解释。

    一切的事情处理完毕,已经是申时。

    郑勋睿来到了后宫,这是他第一次进入到后宫。

    皇宫里面经过了李自成的蹂躏之后,显得有些萧条,加之郑勋睿不赞成皇宫过于的奢华,也不赞成后宫的人太多,所以进入后宫,感觉到的是清净。

    文曼珊自然是在乾宁宫。

    看见郑勋睿来了之后,文曼珊赶忙就要行礼,皇后见到了皇上,自然是要行礼的。

    郑勋睿刚要开口阻止,忽然想到了什么,没有开口说话,默默看着文曼珊行礼,他已经是皇上,今后需要做出诸多的改变,这就是其中之一。

    皇后母仪天下,肯定需要给天下人做出典范,若是后宫没有了规矩,岂不是遭遇天下人耻笑,要知道读书人的嘴是最毒的,郑勋睿倒是无所谓,可文曼珊等人承受不住。

    “皇后,自此之后就要守在皇宫之中,是不是有些不习惯啊。”

    文曼珊的脸色微红。

    “臣妾已经习惯了,没有什么。。。”

    郑勋睿轻轻叹了一口气。

    “好了,就不要说这些话语了,朕知道你心里所想,多年夫妻了,为了朕,为了这大明的将山,皇后可要准备受委屈了。”

    文曼珊没有说话,眼角隐隐能够看见泪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