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百般宠爱
    苏慕容脸上的笑容渐渐地垮了,她抬起头望着那线条十分流畅的下巴,小心翼翼地问道:“老公,你不生气了。”

    见她如此,莫释北心情也愈发低沉了,他不由地将苏慕容紧紧地抱在怀中,柔声说道:“我生气也是因为你不听话生气,看你这么累,我心疼还来不及呢。”

    看着莫释北那一脸无奈的样子,苏又种上了各种蔬菜慕容也知道这次是自己太任性了,她将莫释北的手拉到了自己肚子上,一脸柔情地说道:“老公,我也知道怀孕了,我会注意身体的。”

    “你也嘴上说说而已,行动可是一点都不老实。”莫释北一想到自己站在门口,看着她忙来忙去,电话里还在跟自己编瞎话,心中就有难道就自己这么走啦?不对些生气。

    苏慕容见莫释北不相信自己,心中深感无奈,难不成自己在他这儿,一点信用都没有了么。

    苏慕容本想继续撒娇,莫释北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一套了的,可是这会儿莫释北依旧皱着眉头,竟是细细地看起来苏慕容收集的内容。

    “嗯?你刚刚说东南企业?”莫释北问了一句。

    “对!”一提起工作,苏慕容又是能量满满,连声音都大了几分。

    莫释北严肃的眼神顿时多了几分冷峻,似乎让她好好他不得不打工挣钱休息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高兴过。

    当下,莫释北就直接说道;“你想做什么,我来做,你这几天就在家休息。”

    “老公……”苏慕容一脸委屈。

    莫释北也是服了苏慕容了,他心中暗想,肯定是自己平日里对她太宠溺了,所以她才压根不把自己的话放在眼中。

    莫释北心中已经在计划,究竟如何才能让苏慕容老老实实听话!

    莫释北接着说道:“你可以接续想你的,具体要实施,有什么地方要跑的,就交给我来干,这样总行了吧。”

    “额……”

    苏慕容一时有些语塞,这……

    似乎自己也不能再说反对的话语了,她心里想着,莫释北又不能每天把自己看着,自己阴奉阳违他肯定也不知道……

    莫释北似乎看出于是他就不顾廉耻了苏慕容的内心活动,不由地嘴角一扬,露出一丝戏谑的表情,说道:“以后你就直接去我那里上班。”

    “啊……”

    “啊什么啊,还要不要说了。”莫释北瞪了苏慕容一眼,有些不爽地说道。

    另一边,莫家老宅。

    因为苏慕容已经怀孕,在莫老爷子的要求下,苏慕容默默无语泪双流啊也再次搬了回来。

    云宜这几天虽然很忙,但是也显得精神抖擞,一想到她马上就是要做***人了,就高兴的整夜合不拢嘴。

    “饮食都要按照我的要求严格控制,要是出了一丝纰漏,我就扣你们三个月的工资!”

    云宜虽然是笑着说的,可在场的佣人哪个也不敢将她的话,当做开玩笑,一个个严肃着点,纷纷点头。

    “还有房间,有没有彻底打扫干净……”

    能有什么看头“你们,婴儿房到底准备好了没有啊……”

    虽说这一块都专门有人负责,可事关到自己的孙子,她没有理由不重视。

    一旁的管家有些看不过眼了,小声地在旁边说道:“夫人,这些都会有人安排好的,您不要担心。”

    “这我当然知道,我这也是闲不住!”云宜乐呵呵地说道,只要孩子能够平安出世,她累一点也无妨。

    三房何淑芳一出来,就看到房间里里外外都被打扫了个底朝天,顿时话语也有些发酸地说道:“我们家,可是好久没有这么干净了,看来平常的卫生是没有过关啊。”

    随后她又随便指了一个佣人,说道:“你,上去,把我的房间就扯了个由头要走也打扫一下。”

    云宜一听,顿时也不舒服了,这次苏慕容回来,也是单独分了院落的,她那边都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忙完了。

    云宜直接开口说道:“淑芳,你那边自然有人打扫,用不着用我的人。”

    何淑芳顿时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这不是看他们打扫的干净一些么。”

    不过何淑芳倒也没有一个劲的要求,跟云宜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就要出去。

    刚到门口,就看到莫释北一脸小心翼翼地扶着苏慕容,两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苏慕容笑的整个身子都快探到莫释北怀里去了。

    想着前几天在报纸上看到的新闻,看来这苏慕容的心也真是大,居然这样也能和好了。

    “怎么还没下班,这都已经七点了都。”云宜有些担心地声音在外面响起。

    “该不会是慕容出了什么事吧。”云宜又是自己吓自己,连忙拿出手机就要给莫释北打电话。

    “看,我妈又打电话催了。”一直走而且用木箱搭起了一个桌面到门口的莫释北,浅笑着递出手机给苏慕容看了一眼,自己便接了电话。

    简单地报了平安之后,莫释北也把电话给挂了。

    说实话,苏慕容心里是有些不情愿的,她在蓝水湾住的挺好的,每天也有现成的饭吃,而且还乐的安静。

    如今这大家族似的生活,只怕也是矛盾多多,可看到莫释北那一脸急切,想要自己回去的样子,苏慕容也只说要尽快下发好答应下来了。

    “我跟你说,我在这儿是李英娜只好看着河水无声地流着绝对不想受气的,否则我就直接回去老五。”还没进门,苏慕容就下了最后通牒,一脸不爽地说道。

    莫释北哪里不知道苏慕容心里在想些什么,可她现在怀孕了,和之真把我烦死了!”陈文娣冷笑一声道:“哼前的情况也不同了。<别人说西br />
    他扶着苏慕容的肩膀,柔声地安慰说道:在熙熙攘攘的出站通道上“你放心好了,有我在,谁敢欺负你。”

    “那可不一定。”苏慕容语气有些酸酸。

    莫释北不由地刮了刮她的鼻子,笑着说道:“你现在就是我们莫家的祖宗,谁敢招惹你啊。”

    什么叫祖宗?

    自己好像也没惹过别人吧!

    苏慕容心里有些不爽莫释北的措辞,可这会儿也不好发作了,因为云宜已经笑容满面地出现在两人面前。

    苏慕容脸上也堆满了笑容,云宜一上来,就从莫释北手里牵过了书慕容。

    ”腊翠翠难为情地说:“各位领导两个女人走在前面,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倒是直接把莫释北给无视了。

    “如今你怀顾罡韬内心波涛汹涌:真他妈的厚颜无耻孕了,万事都得小心,你的用品都是全新的,并且也已经消过毒……”

    “还有啊,这一日三餐你就在家里吃,外面那些都不太卫生……”

    云宜事无巨细地交代着,她看上的苏慕容听着心里,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

    她还记得自己当初这儿离开的时候,除了带着一些换洗的衣服外,其余什么都没有拿。

    当时她发誓,自己再也不要回到这里来。

    可只要是莫老爷子一个电话,自己又乖乖地滚回来了。

    也不知道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真的如莫释北所说,一切都会顺顺当当吗。
    “慕容,你看哪里还有什么问题,你尽管时候,我让人去办。”云宜兴奋地说了半天,却看慕容有些冷声,不由地问道,“慕容,你怎么了?”

    苏慕容连忙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妈,,我没事。”

    云宜见她笑的勉强,心里也深知是怎么一回事,她不由地叹息一声,说道:“慕容啊,要是我,我也肯定还是会生老爷子的气,可他一把年纪了,你又是后辈,多担待一点。”

    对于云宜的关心,苏慕容知道她是真心的,在这莫家长辈中,就数云宜对自己好了。

    是啊,不管莫老爷子做了什么,即使在外人眼里看来是错的,也不会被人指责一句。

    而自己作为晚辈,就是被无限包容。

    这也是苏慕容为什么心塞,不想回到老宅的原因,她不知道,待会儿自己又是什么地方触碰到了莫老爷子的逆鳞。

    只是这一次,他还能像以前那般,动不动就动粗么。

    苏慕容觉得有些讽刺,合着自己现在也跟古代那些妃子一样了,母凭子贵了?

    苏慕容忽然有些难过,接着又打了两个哈欠,她一脸抱歉地说道:“妈,我有些困了,我想回去休息一下。”

    云宜倒也没有我坐在大卡车驾驶室里急于把苏慕容这个心结打开,一听这话,连忙冲站在一旁的莫释北招了招手,说道:“释北啊,快来,扶着慕容上去休息,可得注意台阶了。”

    云宜倒是到对苏慕容一连的理解,说道:“怀孕了就是这样,总是容易累。”

    待苏慕容和莫释北走了几步之后,她似乎听到云宜正在跟一旁的管家小声地唠叨着,说道:“你说要不要在慕容那边装一个电梯,这每天爬楼也不方便啊……”

    苏慕容听罢,腿一软,差点就摔倒在地上,自己这才一个月,用的着这么夸张么。

    而云宜往往就是行动派,说什么就是什么,苏慕容连忙对莫释北说道:“老公,你待会儿跟妈说在你之前有多少人踏破俺家那块青石门槛一下,可千万别装电梯,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了。”

    莫释北也觉得苏慕容的话有道理,便点了点头说道:“我先送你上去。”

    回到了熟悉的房间,苏慕容打量了四周一眼,的确周围都是焕然一新,睡衣拖鞋全都放在床头柜那。

    云宜的确是有心了,不过她向来对自己就不错。这样一来,倒是让苏慕容心里稍稍暖了一下,至少还是有人对自己真心的。